Tuesday, March 31, 2009

摄氏100度的想念

我是理科生。
但物理比什么都还烂,
应该勉强好过历史吧。
可是,我想发明一个温度计。
我想要一个准确的方法来测量想念的温度。

因为我相信,当你在想念一个人的时候,
你的五脏六腑会被牵动着,情绪会有波动,
是极其可能测量出你想念的温度的。

如果,我把摄氏100度设为顶点,
我想,现在的想念足够沸腾我心,

那片死静的湖水。

** *** ** *** ** *** **

The April Babies @ Orchard, Singapore
(Holga 135 wif Velvia film)

2 comments:

S8j said...

我看到妳的廣告也,是妳來的嗎?

心洁٭SinKeat said...

超爱这张!

我好可爱哦!!